数位焦点/IG 将成 NFT 交易平台? Netflix 含广告方案或将提早释出

Image Source:youtube/Google

文/TenMax Tobey

焦点一: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释出搜寻、翻译、地等多项更新,AR应用增加、虚实整合未来将至?

Google 於今年恢复举办实体的「I/O 开发者大会」,并开放全球用户线上参与;旨在帮助开发者迅速掌握 Google 工具与平台,并且向大众展示最新技术与产品。软体面,Google 不仅在核心产品中融入更多的扩增实境技术、提升讯息传递效率,也强化了 Android 13 的隐私政策与资安保护;硬体面,Google 释出搭载即时翻译的 AR 眼镜,更公开使用无碳能源的机器学习中枢,软硬体双双缴出漂亮成绩单。

Google 旗下三大核心产品:搜寻、翻译、地,分别在 I/O 开发者大会中喜迎不同更新。搜寻部分,延伸 2021 年底发布的「Multisearch」文并用搜寻功能,官方更进一步释出「Multisearch near Me」,追加并整合 Google Maps 地理资讯,将「Multisearch」搜寻结果,结合附近的餐厅、便利商店等实体地标加以呈现,例如,当用户拍下手边一颗螺丝钉零件,透过 Google「Multisearch near Me」进行搜寻,即可能帮使用者找出拥有相同材料,且离用户最近的一家五金行。

翻译部分,官方则一举更新 24 种新语言,造福三亿特殊语系使用者。地部分,Google 更新建筑物识别技术,增加开发中国家地上的建筑物与精准度,帮助 NGO 组织更加掌握人口密度,并提供支持和紧急援助;另导入 3D …

Netflix力挽狂澜,将以直播技术打造全新无剧本实境节目、创造新商模

Image Source:pexels

文/Dylan Yeh

Netflix日前向美国媒体《Deadline》证实,将在接下来透过直播串流技术打造无剧本的实境节目内容,同时也预计应用在更多适合以直播呈现的节目内容,例如近日由房地产真人秀 《日落豪宅》(Selling Sunset) 举办的直播,或是为竞赛节目提供现场投票等操作。

目前Netflix并未透露实境节目具体推出时间,但从市场讯息认为,Netflix此项技术将会在近期内应用在其制作内容,其中包含舞蹈节目《Dance 100》,以及喜剧表演节目《Netflix Is A Joke Festival》。

在此之前,苹果已经在Apple TV+启用直播节目《Friday Night Baseball》,透过现场直播赛事节目吸引更多观众加入观看,而Netflix此次跟进以串流技术制作直播类型节目,表示也将吸引更多人观看,甚至可以增加使用黏着度比例。

Image Source:apple

同时结合之前透露将推出以广告类型支撑播放成本的服务模式,创造全新内容商业模式,例如在直播过程能安插更多广告置入,藉此营收机会,同时也能藉由内容与免费使用模式吸引更多人观看。

Netflix之前也曾向《纽约时报》透露,将於年前增加以广告支撑播放成本的服务,同时也准备向与他人共享帐号的订阅用户收取额外使用费,藉此填补因目前订阅人数减少,导致整体营收出现下滑的情况。然而,目前Netflix仍希望透过全新内容制作方式,以及服务使用模式,加快改善现行营运表现的脚步。

Reference:Deadline、New York Times

行销焦点/Spotify 进军区块链、IG 将回归「无演算法」动态时报?

Image Source:pexels

文/TenMax Tobey

焦点一|Meta Advantage 测试中,整合自动化广告产品,导入机器学习、智慧投放

智慧广告服务的时代即将来临?继去年底 Meta 提出简化广告活动目标後,近日又释出一大广告服务测试消息,宣布将推出 Meta Advantage 套件,整合目前包括类似广告受众扩充、自动化应用程式广告和自动版位等自动化广告功能,帮助广告主克服 iOS 隐私政策下受众锁定失准、广告成效下降的困境。产品主要可分类为:增强手动设置的特定功能,和允许广告主自动化其整个设置或活动流程的产品,除了前述受众、版位以外,广告素材也是系统自动优化的项目之一,除了自动生成新样式,还能预测用户最可能感兴趣的内容,以展示个人化版本的广告。Meta 更预告年底将加入第六种新产品——购物广告系列,以最少手动设置、全机器学习来提升转换成效。

Image Source:Meta。

数位广告界两大巨头不约而同地推行自动化。从 2018 年 Google Ads 更名尝试简化其广告产品、更新最高成效广告活动,到 Facebook 朝结果驱动的广告体验 (ODAX) 迈进、推行自动化功能等,系统商积极优化广告产品设置,减少广告主混淆、误用等情形和管理行销活动的心力,并且期待以自家演算法和全新自动化功能,帮助广告主因应消费者需求变化并即时掌握商机。话虽如此,仍有部分广告主对失去控制、缺乏透明度等感到迟疑。然导入更多人工智慧已成为显学,程序化广告市场未来发展如何?值得关注。

Reference:Meta Is Consolidating Its ML-Powered Ad Offerings Into One Portfolio

焦点二|IG 动态:回到最初!动态贴文将照时间排序、开放美国所有用户标注商品

用户的心声,Instagram …

一窥高科技矽谷背後的软实力!台湾工程师:如果我的英文有口音,那是种优势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文/鲈鱼

打造矽谷最重要的文化:认同差异

矽谷能够一直活下去的主因,当然不是斗争厮杀,那只是小菜,软实力才是主菜。

矽谷最重要的价值在於认同差异。有些公司会在男女厕所之外再加一间中性厕所,给那些无法确定自己性别的人使用。认定人类的性别只能有「零或一」也是一种另类自大。上帝造人不管是出於设计或差错,本来就不只两种选择。世界上有二%的性别既不是零也不是一,而那同样是上帝给的,这样的差异只有矽谷敢率先承认。

几年前一份公司内部的性别调查就出现了多种不同选择,那不叫多此一举到令人喷饭,而是「尊重所有存在的差异」,而且这不只是单一一家科技公司的文化,也反映了整个矽谷文化。

如果把认同扩张到所有族裔的自我认知上,不难在矽谷看出一股回归自我认知的潮流。虽然身处同一个大熔炉,大家仍旧保有自己原本的特色,不会也不必为了迎合美式文化而放弃自我──即使是为了求生存,你都不需要丧失原来的自我。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矽谷人有四十%在美国以外出生,工程师则有七十五%在美国以外出生,身世「不合乎美国文化」本来就很正常,英文不标准也是正常。硬要大家做一个假的美国人来迎合少数人腐朽的期望,那才叫不正常。

有时候和其他族裔的同事去吃小笼包,我会用字正腔圆的国语说「小笼包」,他们第一次听到会困惑,我用英文解释,第二次他们就记住了。这东西原名就叫小笼包,不需要创造一个走样的新名字去成全旁人的记忆,否则自我认知已经抛弃了一半。义大利人不会这麽做、日本人也不会这麽做。相信我,大家也期望听到原版中文发音,而不是为了迎合美式耳朵而改造的假版。过去我们太过於为一个强势文化着想,委屈自己成全一个宾主尽欢的假结局。那不是矽谷文化。

这里是矽谷,大家都来自不同的自我,没有人期望你牺牲过去以迎合美式文化。在矽谷,如果你没有自我认同,别人反而不尊敬你。矽谷已经没有人再在乎口音了,如果我的英文带着口音,那表示我精通两种语言、两种文化,那是种优势,是美国人应该羡慕我才对。

矽谷不停地制造科技,同时也制造新的文化。世人都看到矽谷的科技,却很少有人看到矽谷的文化。矽谷文化让人学会谦卑。只有身处多元的矽谷共和国才会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原来这麽富有多样性。不挑食的人最健康,从多样中成长出来的才强壮。「多样」是资产,不是负担,这是我在矽谷学会最重要的一个观念。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每一天,矽谷都在针锋相对的差异中找寻最优质的组合。你的价值在於敢和人家不一样,同时也敢承认别人比你好,进而吸取那份好。创意不全来自开发,而是来自吸取最优的不同──苹果电脑就是最好的例子。全世界的工程师都把自己文化的「最好」带来矽谷,也大方奉献自身优势。

矽谷会有今天,靠的不是科技,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差异,以及背後支撑着这麽一大盘差异的独特文化。如果只移植矽谷的科技,它很快就会枯死。要复制矽谷,就得复制它的差异,以及它对差异的尊重。要先有矽谷文化,才会有矽谷科技。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文化,矽谷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有未来。

《异类矽谷》

在各大书店和网站都可购买

– 博客来 https://reurl.cc/AKNdgK

– 诚品线上 https://reurl.cc/RjZv6x

– 金石堂 https://reurl.cc/rQ7Lgr

– pchome https://reurl.cc/Go3eby

网路上的保健资讯可靠吗?Google 如何利用 AI 演算法替你把关医疗与健康风险?

Image Source:pexels

文/Elaine

Google 俨然是现代人最常及最即时获得资讯的首选管道之一,但你是否想过,Google 是如何安排与呈现哪些搜寻结果要优先让你看到、哪些居後甚至需要被过滤掉呢?从输入关键字到获得答案虽然只需要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却是经过各式各样的 AI 演算法运作後才呈现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搜寻结果。

Google 的演算法仍在不断精进,其中「资讯识别」是 AI 的重要任务之一;同时,优化 AI 的资讯辨别与过滤能力,也是 Google 作为现代科技巨擘,实践社会与道德责任的方式之一。比如攸关使用者生命安全的「医疗与健康」讯息,就是 Google 关注的重点,甚至曾专门针对这类网站更新“Medic演算法”,来替大众把关。

什麽是 Medic 医疗/健康财产演算法?

事实上,「Medic」并不是此演算法的官方正式名称,而是 SEO 界为它起的昵称。Google 时常规模性地更新其演算法、但并不一定会明确指出更新的内容或特定针对的领域;而 Medic 之所以会被 SEO 界如此取名,是因为该次更新後,搜寻结果排名受影响的网站大多是与使用者的「自身财产」和「生命安全」相关的网站,像是饮食、营养、医疗等主题网站。

例如,知名 SEO 顾问 Marie Haynes 在其分析文章中指出,减肥及营养类型的网站流量在演算法更新後(红线处),面临不小幅度的下降。

Image Source:Marie Haynes

有数据研究显示,健康医疗相关网站被该次更新波及的比例高达 42%;而且如果将销售医疗保健食品的电商也纳入的话,比例甚至可达到 …

吴庭安的「创旧」循环革命:没有旧的基础,创新只是空谈

作为春池玻璃第二代的吴庭安,在英国剑桥念书时打开对艺术文化的感受,回国後於台积电累积企业管理的视野,逐渐对春池玻璃的新样貌有了想像,并一步步予以实践,从「W春池计画」到去年开幕的春室实体店,他透过玻璃产业倡议永续经济的可能性。

VERSE与Lexus联名出品的podcast节目《MY WAY》,第三期主题「设计的力量」,由吴庭安以「创旧」的循环经济革命为题,与《VERSE》社长暨总编辑张铁志进行一场深度对谈——谈他如何从个人经验出发改变玻璃产业,以及如何让逐渐消失的老工艺拥有全新价值。

从个人到企业

张铁志(以下简称铁):可不可以先简单介绍一下春池玻璃这家公司?

吴庭安(以下简称吴):春池玻璃其实是一间满特殊的公司,最初是从回收玻璃开始做起。大家可以想像以前「酒矸倘卖无」那个时代,捡玻璃去回收,把它破碎後卖给玻璃场换钱,其实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春池玻璃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做循环经济非常满辛苦,从回收玻璃开始利润就很低,因此我们就要想办法创造新的价值,比如由设计端或供应端着手,创造出更新的价值,整个过程是满有趣的一个路径。

铁:你之前在英国剑桥念书,那时候想过要回家接公司吗?

吴:其实我没有特别想,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工厂捡玻璃,小学三年级左右,我就觉得这是家业,但没有很直觉的连结这是未来的工作。去工厂打工赚取微薄的薪水,那个过程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但一开始并没有设定要回到春池。

我後来去英国剑桥读书启发非常多事情,因为我在台南成大读的是工程,当时学校的文化氛围、环境影响我满多,但到了剑桥有种脑洞大开的感觉,英国历史悠久,剑桥又是有800年历史的学校,某种程度上会很shock的体会是,文化积累不是没有道理,变成完美的需要时间沉淀、不是一蹴可及。

那时候就渐渐对文化、艺术还有设计有不同的感觉,过去我们讲文化、艺术好像都要特别追求,但是在某些文化比较深入的国家,它已经融合在生活里,後来回到台湾会做关於设计和文化的事情,在英国那段影响我非常大。

铁:你之前在台积电曾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段经历对你有什麽影响?

吴:在台积电的过程对我来讲是很大的影响,因为台积电是跟世界竞争的企业,它的策略、制程、技术,它在想的事情都是五年、十年之後,因为它那个当下可能已经占住了立基点。

现在我已经离开台积电近十年,它屹立不摇是有原因的,就像孙子兵法的「多算胜」,很多东西都在它的规画当中,有计算、处理过後,就会有比较好的解决方式,你也比较不会慌,我觉得台积电让我学习到非常多企业管理相关知识。

铁:是什麽样的契机让你决定回到春池玻璃?

吴:我觉得这还是牵涉到文化,我们每个人生阶段都有它的价值,不管是在学习、在台积电,或是英国剑桥,其实都会有新的啓发,但是最後人好像会回归,去找自己的根。亲情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根。

我记得有一天回老家跟爸妈吃饭,就只有我们三个人,那时候我在台积电工作,一回家就看到那时父亲劳累的样子,那时候他约65岁左右,当下让我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因为我的印象中,他还是三、四十岁壮年时的模样,但等到我再回去看就发现,他在这个年纪独自支撑很辛苦,那时我就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来帮忙他。

说实话,我在台积电我学习到非常多也很快乐,一直有在成长,但是後来仔细想想,台积电可以没有我,但是我父亲的企业没有我的帮忙,他会很辛苦,所以最後回到春池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亲情这部分,想要去帮忙你的「根」。

春池玻璃的产业创旧

铁:你一开始重回春池是带着什麽样的一个新的vision进去?

吴:我那时候在台积电是做营运资源规划,回到春池以後,我觉得有带一点这种心态,就是说能不能不要只看3年、5年,再看远一点,用更永续的方式去经营企业。以前我还没有用材料知识或企业管理知识去协助春池,但回来後我发现,春池在做的回收对社会非常有价值,如果没做好可能就会有成千成万的回收玻璃无人可以处理,每天处理回收玻璃让我觉得每天上班都在创造社会价值。

铁:这几年你强调循环经济的概念,把它跟永续的趋势结合,你一开始就有意识到才用这样的理念去推动吗?可不可以谈谈这个思考上的转变?

吴:我几年前得总统创新奖,他们在定义「创新」到底是什麽,我就提了一个叫「创旧」,非常多创新的基础就是要建立在旧的东西之上,才有机会创新,因为如果没有旧的基础,你的创新可能只是空谈。

回到春池後,我看事情的视角慢慢变得不同,幸运的是我父亲以前就叫我去工厂捡玻璃,小时候没什麽感觉,就觉得是打工,不过真的满辛苦,譬如捡到羊奶瓶,里面羊奶没喝完,在太阳酷晒下那臭味很难想像,但你知道它是工作,就是要一步一步去做。

从台积电回到春池後,我发现其实春池做的事是有价值的,可以用後续的创新去创造新的可能性、新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一定是钱,我觉得价值要分很多层面,有一些是社会价值,有一些是环境价值,我们做的创新是基於环境、基於社会、基於经济去努力,後来就做了一些新的可能性,创造春池的新样貌,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地方。

铁:转变的过程中,跟父亲会有一些理念不合吗?

吴:我在台积电工作时,因为刚从英国回来,觉得自己想法很多或更有创意的解法,但後来台积电教会我一件事情——在一个体系里要先照着它的方向走。

像是那时候在做一个project,觉得有更新的方式去做,但大主管说朝他所说的方向做,我的第一线主管就跟我说:「你要想,我们在同一家公司,我们在一条船上,那条船有一个船长,我们都是下面的船员,我们有我们的判断、有我们的专业,我们可以给船长建议,但是最後航行的方向请给船长决定。」因为船长如果决定错误或触礁,负责人是他,他是最後扛责任的人。

我回到春池的时候就带着这个信念,我父亲是春池玻璃的创办人,他扛着很重要的责任,我们可以帮他分担、帮他走到对的方向,但只要出错,承担责任的还是他。等到你有承担责任,就可以做越来越大的决定,就像我现在可能可以做很大的决定,但也经过十年的累积。

春池玻璃副总经理一手推动W春池计画与春室空间。

从W春池计画到春室

铁:那我们来谈谈这几年你做的具体计画,像是W春池计画,为什麽用这个名字?

吴:W春池计画是2015年推出的一个计画,它的灵感来自於我那时候跟忠泰文教基金会有个合作,推出Home2025的计划,把建筑师、设计师跟企业配对,合作过程中发现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可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那件事给我蛮大的体悟是,学工程的人的优势是我们很紮实,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但如果从设计或艺术的角度来看,他可能从一粒沙看到一个宇宙。那时候推出W春池计划,是设想我跟设计师看的东西不一样,那能不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谓的循环经济。

所以其实春池玻璃的「春池」有没有那麽重要?其实没有,因为春池就是一间公司在做玻璃回收、循环经济,但是在讲永续或循环经济概念时,不管从任何角度去看都非常重要,所以反过来来说,我在做这个计画时就发现春池好像不是很重要,但它是我父亲的名字,所以我用W春池,是没有春池的意思,W可以是「without」或者「无」。

春池这个名字不重要,但是我们做的事情重要,所以我们把自己变成可以跟不同的设计、策展、艺术合作,一起开创出新的可能性。某种程度上,W春池计画不一定会显现出这是W春池计画的作品,但它一定有着循环经济或延续的概念。

铁:W春池计画很强调老师傅,在计划中老师傅的工艺代表什麽样的角色?

吴:应该说,新师傅其实满多的,我们有一个新空间叫春室,这个空间都是年轻的师傅用老的工艺做新的事情。

但老工艺这件事情我为什麽会推崇?原因是它就是累积的过程所创造出来的,像有些人喜欢看纸本书,可能现在社会需要电子书比较方便,但是纸本书不能让它消失,因为它可能是一个我们需要去碰触到的东西,对我而言,老师傅的工艺有点像这个味道。

玻璃工艺是从日据时代就留下来的,我们在极盛时期可能外销出口占全世界的7、8成,那个荣景在过去是看得到的,但是後来慢慢地产业外移後就消失,所以我就在想,这些东西的消失我能不能再多创造一些新的价值?包含人的价值、环境的价值或社会的价值,我希望把它保留下来,所以就需要新的设计者还有创新的概念进来,比如像玻璃吸管。…

南美春室The POOL:在美术馆顶楼打造结合餐饮体验的「天空公园」

结合美术馆建筑师坂茂碎形树荫采光的设计概念,南美春室在美术馆顶楼打造一座天空公园。

位於台南市美术馆2馆5楼的「南美春室The POOL」,即将於2022年1月27日开幕,集结台湾顶尖设计与餐饮团队,在美术馆打造融合咖啡、甜点、餐饮、选物的崭新空间。

随着历史发展,美术馆不再是特定阶级才能造访的场所,而是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开放给大众的餐饮空间,如今更是国内外众多美术馆的「标准配备」,咖啡、餐饮品牌与场馆建筑的结合也成为近年来引发关注的热门话题。

由普立兹克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坂茂操刀的台南市美术馆(以下简称南美馆)2馆,自2019年初开幕起,前来一探究竟的人潮从未间断;几何形状交互堆叠的洁白外观,在别具巧思的采光设计下,随着日照时时刻刻变幻光影,无疑是许多人心目中台湾最美的美术馆。

在南美春室,无论晴雨皆能感受到建筑所展现的不同风情,以及台南城市的生活感。

南美馆最顶层5楼近日由 「南美春室The POOL」全新进驻,W春池计画与春室The POOL总策划,继位於新竹市「春室Glass Studio + The POOL」後,再度集结台湾顶尖的设计及餐饮团队,透过咖啡、甜点、餐饮、选物作为循环设计的媒介,打造出细节满室、表情万种的餐饮体验空间。

从空间规划、使用器皿到餐饮企划,都能感受到团队对於各层面设计近乎偏执的用心,以及扣合W春池计画循环经济精神的具体实践,让南美春室既是飘着甜香的咖啡池,亦是承载艺术价值的绝美空间。

以天空公园为概念,打造不论晴雨都可感受城市生活感的空间

「我们这次以『天空公园』为概念打造南美春室,一方面呼应台南的城市样貌跟生活感,另一方面呼应建筑师坂茂最初为南美馆设计的碎形树荫采光。」W春池计画主理人T.A.(吴庭安)以此核心概念出发,延续新竹春室Glass Studio的合作经验,邀来擅於梳理环境脉络的「彡苗空间实验」规划空间,打造开放、有弹性、可包覆着各种可能性的空间。

当阳光穿过碎形几何的玻璃屋顶进入室内,如同玻璃容器与其内容物的关系,更与「幸中家具厂」携手制作,延伸碎形概念,因地制宜打造有如玻璃碎片不规则轮廓的餐桌椅,相互衬托营造不同层次的体验与样貌。

南美春室桌灯由无氏制作设计,结合多种不同的循环材质,打造出新型态灯具。

此次主责空间规划设计的彡苗空间实验担任共同创办人郑又维说,「希望到访的人,不论晴天雨天、坐在空间中哪一个位置,都能够好好的享受当下的每一刻,因南美春室的所有体验而被疗癒。」值得一提的还有,大至空间、家具,小至摆放於桌上的灯具都别具巧思,南美春室桌灯由无氏制作设计,结合多种不同的循环材质,打造兼具温润质地及简约美学的新型态灯具。

除了硬体规划,南美春室聚集各方设计好手,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充分发挥。识别设计携手设计师方序中主理之「究方社」,延伸设计包覆春池量子概念至南美春室logo,藉由春池量子符号编排而成「南美春室」,并将符号包覆在两款识别手环上,使用W春池计画的绿色与玻璃透过光照射出来的灰色,区分两款识别手环的使用角色。

选物区注入循环设计概念,实践永续循环目标

循环选物区域则与「朋丁pong ding」合作。朋丁共同创办人陈依秋表示,「团队从7个关键字:循环、再生、环境友善、材质探索、打开感官、体验式消费、亲子来思考整体选物企划,精选相关品牌进驻,」有别於南美春室需消费始能入场的形式,民众无论有没有消费餐食,皆可至选物区域参观选购,「如同公园的概念,是一个开放给所有人的空间。」选物区也导入春池玻璃的W LOOP循环行动实践,串联台南循环店家共同探索、推广永续循环,让循环从南美春室散落至台南各处,并透过展览、艺术让循环再次汇集至南美春室。

朋丁以循环为核心选物,包含春池玻璃作品与其他循环选物。

自试营运期间便备受讨论的餐饮,不仅外观抢眼,实际上也大有来头。南美春室的餐饮规划由拥有丰富餐饮经验的嘉义餐饮品牌木更Mugeneration统筹,供应由晶英酒店及阿霞饭店设计的台南特色餐点,亦可品尝新竹春室The POOL多款展览限定甜点,如:量子鸡蛋仔、芝麻鲜奶油戚风、抹茶苔球等。

「发想上,其实也是呼应公园的概念,以及南国较温暖的气候型态,邀来蜷尾家、阿霞饭店、晶英酒店等知名在地品牌合作,打造像是接骨木苹果冰棒蜜柠桂花气泡饮、啤酒卤肉米糕、鸡肉凉面等餐点,透过这些餐饮的设计连结各种美好事物。」木更Mugeneration共同主理人Rainie分享道。

南美春室餐饮由嘉义餐饮品牌木更Mugeneration统筹,图为与阿霞饭店合作设计的台南特色餐点啤酒卤肉米糕。

集结台湾众多一时之选团队打造的南美春室,在世界级的建筑空间里头,体现循环设计价值,并充分展现在地生活风格与台湾渐趋成熟的设计能量,不仅与台南美术馆2馆结合得恰入其分、甚至增色不少,更演示着台湾艺文场馆餐饮空间媲美国际水准的全新可能。…

Podcast大爆炸之後,声音经济的未来在哪里?

2020年台湾的podcast呈现爆炸性的成长,声音产业开始逐渐聚焦成型。(摄影╱蔡杰曦)

「欢迎来到声音的自由时代。」2020年podcast在台湾出现大爆炸,《VERSE》在第二期以此封面故事深入探讨podcast的潜力与局限。但那大爆炸是一场华丽的绚烂,还是更大改变的开端?当大家都说podcast的浪潮即将趋於平稳时,《VERSE》进一步访问声音内容平台、podcast广告代理商与声音串流平台,发现大浪之後,台湾声音产业正走向更精实的下一阶段。

根据podcaster杰西大叔制作的「繁中Podcast节目制作现况」统计,截至今年9月,共有1万4000个podcast节目诞生,随着声音内容蓬勃发展,声音产业的不同面向也开始聚焦,从内容到平台,都看见一条更清晰的道路。

两大收听平台Apple Podcast和Spotify外,台湾本土声音平台KKBOX在去年成为podcast托管平台Firstory的最大股东,也连续两年举办论坛PodFest TAIWAN,邀请成熟的制作团队分享创作心法,积极促成创作者的多元化和专业化,并且协助品牌媒合创作者,让产业发展出更完整的工作生态圈。

在内容方面,podcast制作公司鬼岛之音推出纪录片式podcast《一年的告白》,导演Doreen以声音纪录和癌末母亲Mish之间的对话。VERSE也推出声音杂志《V VOICE》,以声音延伸每期杂志内容,收录访谈、编辑幕後,或田野录音。声音内容平台镜好听於今年开设专属收听app,与专家学者合作推出新闻、文学、影视和知识等不同主题的声音内容,未来更坚定走上知识付费的道路。

内容精致多元──镜好听

「未来人的生活,一定是双手双眼有更多竞争。声音具有随身便利性,能够释放双手双眼,所以是符合未来的场景。」镜好听总监徐淑卿坚信地说着。

2021年1月才宣布开台的镜好听,看似年轻,其实在podcast大浪来袭前,就已经专注於声音内容的发展。隶属於媒体集团镜传媒底下的镜文学,在2019年成立时便思考如何将文学内容做多角度延伸,镜好听也是在这个时间点酝酿成形。发展至今,平台上共有3个产品:节目、有声书和有声课程。

「节目」就是大家熟悉免费收听的podcast,近130档节目中,除了有镜周刊记者分享报导的幕後故事,还邀请多位知名人物做节目,包括谘商心理师周慕姿的《作家的灵魂脚本》讨论作家与他们没说出口的痛、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助理教授康庭瑜的《性别好好玩》分析科学背後的性别故事,以及年度企画《郑丽君的思想操场:自由六讲》,是镜好听从去年11月就积极联络,经过一年才促成的节目。

「有声书」部分,目前在平台上有将近280本作品,订阅成为付费会员後,就能收听多数有声书内容。目前种类多集中在儿少亲子和文学小说,除了有从镜文学延伸的作品,也跟出版社合作录制。「有声课程」则提供系统规划的知识性内容,例如和演员黄河合作,传授演出观念与技巧的《黄河表演心法》,单套贩售。

镜好听总监徐淑卿认为声音具有随身便利性,能够释放双手双眼,符合未来的场景想像。(摄影╱KRIS KANG)

镜好听办公室内打造5间录音室,26人的团队从节目企画、录制到行销层层分工,并且连两年举办「镜好听学院」培养声音主播,目标是提供更优质的声音内容,「我们把这些基本建设做得非常完善,建立门槛,让别人要达成这个目标时会稍微困难一点。」从资深出版人、书店管理者转任镜好听总监的徐淑卿说。

镜好听在一系列内容企画打响招牌後,即将走入下一个阶段,吸引更多听众加入付费会员的行列。包括扩展有声书类别、组建课程制作团队,目的都是为了制作更多优质声音内容,吸引听众为内容买单。

相比於多数podcast节目以免费收听、承接广告的营运模式,今年初开台就决定走订阅制的镜好听有不同看法,「知识付费对很多人来说不见得是困难的事情,最重要还是内容,」徐淑卿举例,「当你买一本书,没有人会质疑为什麽要付钱,我们也能与听众沟通,听了那麽多内容和优质课程,是不是应该付一点费用。」相信内容有价,也相信会有一群人愿意为好的内容买单,正如徐淑卿所说,没有丢下一颗石头,怎麽会知道范围在哪里。走下去,才能挖掘出更多可能性。

平台整合与专业分工──KKBOX

点开podcast节目《TKKBOX解忧BGM声疗套餐》,滋滋的油炸声和咬下炸鸡的喀滋喀滋声紧贴着耳朵响起,彷佛身处在油炸锅前,彷佛看着一个人大口咬下炸鸡。

这是由KKBOX和连锁炸鸡品牌顶呱呱合作的小节目,结合ASMR(自主感官经络反应)元素,将口白加入炸鸡油炸声和清脆咬下的声音,「如果只是看大家吃,听到声音就觉得还好,但是在耳朵里面很慢的那种咖滋声,就觉得天啊,但那就是效果,我们希望可以达成这种有趣的效果。」KKBOX音乐事业群总经理黄嘉宏分享到这个案例时,也忍不住笑出来。

https://www.facebook.com/tkk.tw/posts/10160149977294528

「任何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或许都很适合透过podcast有新一番的诠释,剪头发也可以啊,很多事情都可以有不同的声音。」对於声音的未来,黄嘉宏很有信心,也充满源源不断的想法,「KKBOX相信每个声音都有启发人心的力量,它会对不同人在某个时刻有某种感动。」

走进KKBOX位在大安区某个商办大楼的录音工作室,KKBOX STUDIO配备3间录音室和交流空间,除了提供给podcaster录制节目,也是一个线下交流的据点,未来KKBOX的课程「Podcast新手村」也会在这里举行。

从刚落幕的第二届PodFest TAIWAN到不定期举办的教学和线下聚会,KKBOX既与品牌合作创新声音内容,同时也以平台之力进行人才的育成。KKBOX总经理黄嘉宏希望能在这些行动中,促成产业的专业分工、多元内容,以及更多品牌投入。

KKBOX音乐事业群总经理黄嘉宏认为任何声音都很适合透过podcast再诠释。(摄影╱KRIS KANG)

黄嘉宏观察,podcast这两年从爆发到大量投入後,开始有比较成熟的内容和知识留下来。虽然疫情导致实体活动停摆,对处於早期发展阶段的创作者来说,缺乏线下心理支持和制作建议的交流,使创作能量一度减缓,但随着实体活动解封,黄嘉宏期待接下来会有新的创作爆发潮。

创作端之外,也有越来越多品牌和产业关注到podcast,开始思考跟本业结合、创造加值的可能性,从简单的口播业配、投资制作专属节目到自制节目来推广理念。「大家说podcast好像已经爆发过了,但其实podcast的行销甚至还没有爆发,还在逐渐要起飞的阶段 。」曾为品牌制作节目的广告代理商只要有人社群顾问执行长陈思杰观察,从今年开始,品牌询问podcast合作的比例变得非常高。

只要有人社群顾问执行长陈思杰观察到podcast的行销能量正在酝酿中。(图╱陈思杰提供)

当越来越多品牌投入,KKBOX除了协助制作节目,现阶段也担任专业媒合的角色,「针对几个比较明确的工作来做媒合,让品牌和制作两端可以被看见听见,让更多人了解并投入资金。」黄嘉宏说,透过媒合机会,扶植创作端,当制作端有足够能量,自然就能让创作端跟品牌找到彼此。在技术面也积极开发逐字稿、关键字搜寻等功能,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使用者来到KKBOX的平台。

从节目制作、人才培育到建立更流畅的听众体验,KKBOX这些投入都是为了让声音产业准备好面对下一波巨浪,「声音有很多东西可以做、也很有价值,未来当大量需求、资金进来的时候,产业有没有准备好?大家有没有准备好展现自己的才能?」黄嘉宏说。

对声音内容的信心,是来自於对台湾的信心

徐淑卿办公桌上的一幅照片〈使徒的道路〉捕捉的是瑞士第一高峰马特洪峰最难攀爬的一段路,「要做声音内容,真的很不容易。」这位资深出版人说。尤其镜好听决定走知识付费这条路,如何说服听众内容有价、如何让会员制更加成熟,每一步都是困难的一步,「但是你要相信能走上山顶,这些就是必经的历程,也是生命有趣的地方。」

即便不走会员制,对於声音内容的广告市场来说,也同样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业务及广告代理商月城南广告执行长潘玮翔提到,目前声音市场不像YouTube有统一平台,缺乏客观计价和数据,也没有广告投放系统,导致广告收益集中在最前端的创作者,「这是一个很畸形的社会,中小型创作者没办法透过稳定方法养活自己,就无助於里面的成长。」潘玮翔直言。面对这个问题,月城南广告、Firstory与网路资料观测平台QSearch合作,推出「收听数据分析月报」,透过透明化数据协助品牌找到适配合作的创作者。

月城南广告执行长潘玮翔(左前)表示目前声音市场还缺乏客观的计价与数据。(图╱月城南广告提供)

受访者们不约而同提到,声音产业从内容、平台到行销,还有许多等待开发的领域。这份对於前景的期待,源自於对台湾所创作的声音的信心。相比於图片和文字,声音因为比较难被平台审核,更能展现它的自由与广阔,「声音本来就是很自由的,台湾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华语创作世界,这是台湾podcast可以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元素。」陈思杰说。…

HTC VIVE ORIGINALS:从VR到音乐元宇宙

从传统影视、新媒体再到虚拟实境产业,刘思铭持续探索内容的各种可能性。(图/蔡杰曦摄影)

在充满末日感的西门町街头,一场史无前例的演唱会正在进行中。不需提早出门排队,只要打开电脑、连上网路,就能马上进入这个神秘国度。透过你的专属化身,在虚拟世界里自由飞翔,结交同好。这里是HTC VIVE ORIGINALS的全息音乐平台BEATDAY,美秀集团、吕士轩、YELLOW黄宣和吴霏是第一批合作音乐人。

透过BEATDAY,观众能任意以360度视角观看艺人的音乐表演,参加线上演唱会前,还能在商城中购买虚拟道具和服饰妆扮自己,甚至可以永久收藏演唱会周边NFT。音乐内容商品的价值,重新改写。「VR到底有没有价值?做虚拟演唱会有没有意义?这些已经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了。我们的视野不一定是对的,但总要有人在前面开路。」HTC VIVE ORIGINALS总经理刘思铭这麽说。

打造具有文化价值的娱乐体验

经历了智慧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之後,2016年,HTC将业务扩展到VR(虚拟实境)领域。除了发表头显式显示器HTC VIVE,也成立HTC VIVE ORIGINALS部门,企图透过发展VR内容建构虚拟实境生态系。最初,HTC VIVE ORIGINALS希望能透过结合VR游戏来扩大整体产业影响力,但很快就遇到台湾游戏产业以代工为主、缺少资金开发独特IP的困境,因此决定换一条更务实的路。

这个转变,也和主事者的专业背景息息相关。HTC VIVE ORIGINALS 总经理刘思铭曾创作周华健《朋友》、张惠妹《哭不出来》、任贤齐《我是一只鱼》等百余首歌词和参与专辑制作,也曾任三立叙事工场总监、TVBS节目部总监和士豆网原创中心总经理,兼具创作者和经理人身分,领域则横跨流行音乐、传统影视和新媒体,熟知内容产业生态和语言。

在他的带领之下,从游戏转往泛文化领域探索成了HTC VIVE ORIGINALS现下最佳选择。「而且台湾的内容供应链完善,创作能量和自由度又非常高,在这个氛围里,我们是有机会的。」他形容,这个整合资源的过程,就像是打开自己家里的仓库,看看里面有什麽独门武器可以拿来使用。

刘思铭的背景横跨跨流行音乐、传统影视和新媒体领域。(图/蔡杰曦摄影)

此时,全球市场也亮出明显信号,让刘思铭放胆往前行。除了隶属於Facebook(公司於今年10月正式改名为Meta)的Oculus、Samsung、Sony等大厂争相发表头显设备,软体方面,VR内容创作也越来越受到瞩目,这在在让他确信,自己正往正确的方向走。

「2016 年,只有日舞影展 (Sundance Film Festival)和翠贝卡影展(Tribeca Fim Festival)等少数国际影展把VR列入评选。但是等到2017年威尼斯影展 (Venice Film Festival)第一次做了VR竞赛单元後,全世界五十几个影展都开始把VR列为内容之一。到了今年,几乎所有影展都有VR单元。」

刘思铭说:「这证明VR在影视、科技文化产业里己经有一席之地,它形成一种艺术创作的格式和体例,就像从缩画变成雕刻,颠覆了原有的创作方法。」

於是HTO VNE OPIGINALS邀请多位热爱挑战新媒材的创作者激荡创意,陆续与导演蔡明亮合作VR长片《家在兰若寺》、导演侯孝贤团队合作《5×1》系列短片,最新作品《病玫瑰》则是与旋转犀牛原创设计工作室合作,结合了VR、逐格拍摄技术和台湾捏面技艺的偶动画,并且风光入围威尼斯影展、美国雨舞影展和加拿大蒙特娄新电影影展。

「我们的愿景就是透过虚拟制作技术,为人们在虚拟世界里带来更多具有文化价值的娱乐体验。」刘思铭说。

在虚拟世界活得跟现实一样

除了影视内容,出身流行音乐产业的他,自然也没有志记音乐的力量。今年9月,HTC …

心得|两个月从0到1的程式自学之路,转职人生从程式开始-马克熊

从2018.11写到今天2019.01,也算是学习程式两个多月了。这边我想纪录两个月来的一些心得,跟大家分享。

分享一句话:「学程式不要急,要慢慢的,然後,走得很远很远。」

其实本身对写程式有点兴趣,然後又是从比较好入门的前端开始,因为知道程式的范围太广了,当初就有稍微做功课,希望挑选自己比较能接受的领域切入。所以刚开始从html的概念,再到css可以修改自己喜欢的外观,一切都觉得挺好玩的。不过这种好玩不是那种打电动、出门旅游的好玩,是那种可以自己打造东西的成就感。就像是玩音乐,自己可以做出一首歌、或是自己可以拍一部影片,那种自己完成的爽感。不知道为什麽,我一直对这种爽感特别有偏好,稍微分析,这种爽感,成就感的成份应该占五成,好玩的成分占一两成(可能打code其实很好玩?最好哈哈),剩下的三四成,也许是扎实感吧,那种把技术掌握到自己身上,又多学会什麽的爽感。

其实学习的过程中,不免有点乏味,看着老师的教学影片,然後自己学老师实做一遍。明明就跟老师打得差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麽画面就是不一样。当bug一直找不出来的时候,还真的很气馁。後来反倒因为要找出bug,我觉得我的耐性变好了。之後学到javascript,因为实际的应用,所以老师大部分的课程都放在jquery,就在这些jjj开头的东西都还没搞懂时,就开始学指令。

一开始还真是脑筋一坨糨糊。什麽DOM,什麽traversing,完全不懂。还以为就存粹跟css一样,就是设定padding、color,的不同版本而已。到後来渐渐看老师写到简单的作品,像是todo-list,我才慢慢搞懂这些是怎麽一回事。

学到後面run到bootstrap3,算是我最开心的。当时看完bootstrap的介绍,只觉得,有这麽好的东西怎麽不早点拿出来呢?

原本以为我已经过了一些关,後来进到後端,才郑重的发现:「原来前端那麽幸福啊!」。前端可以比较直观地去思考怎麽使用、点击,怎样子好看,怎样子使用者觉得酷炫又方便。然而後端,因为老师是从php、Mysql教起,除了语言相对陌生外,後端整体的思考逻辑,又完全不一样了。

後端要思考的是:我资料库这边需要什麽资料?要叫前端给我什麽资料?我要怎麽样吐给他正确的资料?这些资料又要怎麽样整理,格式、内容,才会是前端想要的?

然後再搭配上Mysql的语法,CRUD把资料做各种捞取、读取、更新、删除的动作。

当初因为觉得对於後端什麽都不懂,所以欣喜若狂地把教学影片都看完,想要赶快搞懂赶快来玩後端。後来反而弄的基础语法都不熟。在实作时,除了指令,还要搭配後端的思考,全都不熟的我,真的是超级心灰意冷,觉得:「天啊程式怎麽这麽难啊?」

於是,我真的都搞不懂的情况,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IDE上,抄老师的写法,虽然没练到思考,但至少也打过这些指令。抄着抄着,一次两次,好像渐渐懂了些什麽。最後面总算在写了CRUD四份API後端php档案後,大致懂了些什麽。

於是从原本的心灰意冷,变成回到一般等级的心情-不好也不坏。开始继续第二个作品的练习->calendar。

终於在calendar的练习中,一切就比较顺了。也在自己练习的情况下,成功写好了两份API,还真的动了起来。最後面,因为练习得够多,终於搞懂中间一些疑惑,也对php、javascript的基础有更好一点的认识。

目前学到今天,我的心情是,「充满感谢」。

很开心自己学到今天,打开IDE还是觉得挺有趣的,事实上今天才特别去载了VS code来玩。中间一直很怕自己学到哪里整个卡住,而无法继续下去。

虽然现在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浅,就是会基本的前後端技能。可以做一些还行的画面的作品,搭配一点後端的支援这样。

在这段时间中,我发现,coding很有趣,我说的有趣是它会让你的生活充满着高低起伏:

今天你可能把前端开心的刻完了,但明天要写js档时一个没写好网页全部不见。
後天你写了个API来存取资料,又开心的成功了,结果大後天,不知道怎麽就是整个画面都不见,最後只是因为sql的指令最後少了一个分号”;”。

每天都有难以预期的bug,每天都不知道写完的程式码会不会成功执行,但是,每天我们都期待自己想要实现的画面、功能能够顺利的跑出来,然後奢求在「重新整理键」按下後的0.3秒,可以看到一个舒服的画面,好让我们能够顺利地去吃今天的第一餐。

不管是程式本身知识的变化万千、引人入胜,又或是在学习、产出他的过程中的潮起潮落、欣喜若狂、痛彻心扉,我想,正是他的变化多端,难以捉摸,让我们,一天又一天,仍然愿意开启IDE跟他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