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焦点/IG 将成 NFT 交易平台? Netflix 含广告方案或将提早释出

Image Source:youtube/Google

文/TenMax Tobey

焦点一: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释出搜寻、翻译、地等多项更新,AR应用增加、虚实整合未来将至?

Google 於今年恢复举办实体的「I/O 开发者大会」,并开放全球用户线上参与;旨在帮助开发者迅速掌握 Google 工具与平台,并且向大众展示最新技术与产品。软体面,Google 不仅在核心产品中融入更多的扩增实境技术、提升讯息传递效率,也强化了 Android 13 的隐私政策与资安保护;硬体面,Google 释出搭载即时翻译的 AR 眼镜,更公开使用无碳能源的机器学习中枢,软硬体双双缴出漂亮成绩单。

Google 旗下三大核心产品:搜寻、翻译、地,分别在 I/O 开发者大会中喜迎不同更新。搜寻部分,延伸 2021 年底发布的「Multisearch」文并用搜寻功能,官方更进一步释出「Multisearch near Me」,追加并整合 Google Maps 地理资讯,将「Multisearch」搜寻结果,结合附近的餐厅、便利商店等实体地标加以呈现,例如,当用户拍下手边一颗螺丝钉零件,透过 Google「Multisearch near Me」进行搜寻,即可能帮使用者找出拥有相同材料,且离用户最近的一家五金行。

翻译部分,官方则一举更新 24 种新语言,造福三亿特殊语系使用者。地部分,Google 更新建筑物识别技术,增加开发中国家地上的建筑物与精准度,帮助 NGO 组织更加掌握人口密度,并提供支持和紧急援助;另导入 3D …

Netflix力挽狂澜,将以直播技术打造全新无剧本实境节目、创造新商模

Image Source:pexels

文/Dylan Yeh

Netflix日前向美国媒体《Deadline》证实,将在接下来透过直播串流技术打造无剧本的实境节目内容,同时也预计应用在更多适合以直播呈现的节目内容,例如近日由房地产真人秀 《日落豪宅》(Selling Sunset) 举办的直播,或是为竞赛节目提供现场投票等操作。

目前Netflix并未透露实境节目具体推出时间,但从市场讯息认为,Netflix此项技术将会在近期内应用在其制作内容,其中包含舞蹈节目《Dance 100》,以及喜剧表演节目《Netflix Is A Joke Festival》。

在此之前,苹果已经在Apple TV+启用直播节目《Friday Night Baseball》,透过现场直播赛事节目吸引更多观众加入观看,而Netflix此次跟进以串流技术制作直播类型节目,表示也将吸引更多人观看,甚至可以增加使用黏着度比例。

Image Source:apple

同时结合之前透露将推出以广告类型支撑播放成本的服务模式,创造全新内容商业模式,例如在直播过程能安插更多广告置入,藉此营收机会,同时也能藉由内容与免费使用模式吸引更多人观看。

Netflix之前也曾向《纽约时报》透露,将於年前增加以广告支撑播放成本的服务,同时也准备向与他人共享帐号的订阅用户收取额外使用费,藉此填补因目前订阅人数减少,导致整体营收出现下滑的情况。然而,目前Netflix仍希望透过全新内容制作方式,以及服务使用模式,加快改善现行营运表现的脚步。

Reference:Deadline、New York Times

一窥高科技矽谷背後的软实力!台湾工程师:如果我的英文有口音,那是种优势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文/鲈鱼

打造矽谷最重要的文化:认同差异

矽谷能够一直活下去的主因,当然不是斗争厮杀,那只是小菜,软实力才是主菜。

矽谷最重要的价值在於认同差异。有些公司会在男女厕所之外再加一间中性厕所,给那些无法确定自己性别的人使用。认定人类的性别只能有「零或一」也是一种另类自大。上帝造人不管是出於设计或差错,本来就不只两种选择。世界上有二%的性别既不是零也不是一,而那同样是上帝给的,这样的差异只有矽谷敢率先承认。

几年前一份公司内部的性别调查就出现了多种不同选择,那不叫多此一举到令人喷饭,而是「尊重所有存在的差异」,而且这不只是单一一家科技公司的文化,也反映了整个矽谷文化。

如果把认同扩张到所有族裔的自我认知上,不难在矽谷看出一股回归自我认知的潮流。虽然身处同一个大熔炉,大家仍旧保有自己原本的特色,不会也不必为了迎合美式文化而放弃自我──即使是为了求生存,你都不需要丧失原来的自我。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矽谷人有四十%在美国以外出生,工程师则有七十五%在美国以外出生,身世「不合乎美国文化」本来就很正常,英文不标准也是正常。硬要大家做一个假的美国人来迎合少数人腐朽的期望,那才叫不正常。

有时候和其他族裔的同事去吃小笼包,我会用字正腔圆的国语说「小笼包」,他们第一次听到会困惑,我用英文解释,第二次他们就记住了。这东西原名就叫小笼包,不需要创造一个走样的新名字去成全旁人的记忆,否则自我认知已经抛弃了一半。义大利人不会这麽做、日本人也不会这麽做。相信我,大家也期望听到原版中文发音,而不是为了迎合美式耳朵而改造的假版。过去我们太过於为一个强势文化着想,委屈自己成全一个宾主尽欢的假结局。那不是矽谷文化。

这里是矽谷,大家都来自不同的自我,没有人期望你牺牲过去以迎合美式文化。在矽谷,如果你没有自我认同,别人反而不尊敬你。矽谷已经没有人再在乎口音了,如果我的英文带着口音,那表示我精通两种语言、两种文化,那是种优势,是美国人应该羡慕我才对。

矽谷不停地制造科技,同时也制造新的文化。世人都看到矽谷的科技,却很少有人看到矽谷的文化。矽谷文化让人学会谦卑。只有身处多元的矽谷共和国才会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原来这麽富有多样性。不挑食的人最健康,从多样中成长出来的才强壮。「多样」是资产,不是负担,这是我在矽谷学会最重要的一个观念。

Image Source:facebook/Life at Google

每一天,矽谷都在针锋相对的差异中找寻最优质的组合。你的价值在於敢和人家不一样,同时也敢承认别人比你好,进而吸取那份好。创意不全来自开发,而是来自吸取最优的不同──苹果电脑就是最好的例子。全世界的工程师都把自己文化的「最好」带来矽谷,也大方奉献自身优势。

矽谷会有今天,靠的不是科技,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差异,以及背後支撑着这麽一大盘差异的独特文化。如果只移植矽谷的科技,它很快就会枯死。要复制矽谷,就得复制它的差异,以及它对差异的尊重。要先有矽谷文化,才会有矽谷科技。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文化,矽谷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有未来。

《异类矽谷》

在各大书店和网站都可购买

– 博客来 https://reurl.cc/AKNdgK

– 诚品线上 https://reurl.cc/RjZv6x

– 金石堂 https://reurl.cc/rQ7Lgr

– pchome https://reurl.cc/Go3eby

网路上的保健资讯可靠吗?Google 如何利用 AI 演算法替你把关医疗与健康风险?

Image Source:pexels

文/Elaine

Google 俨然是现代人最常及最即时获得资讯的首选管道之一,但你是否想过,Google 是如何安排与呈现哪些搜寻结果要优先让你看到、哪些居後甚至需要被过滤掉呢?从输入关键字到获得答案虽然只需要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却是经过各式各样的 AI 演算法运作後才呈现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搜寻结果。

Google 的演算法仍在不断精进,其中「资讯识别」是 AI 的重要任务之一;同时,优化 AI 的资讯辨别与过滤能力,也是 Google 作为现代科技巨擘,实践社会与道德责任的方式之一。比如攸关使用者生命安全的「医疗与健康」讯息,就是 Google 关注的重点,甚至曾专门针对这类网站更新“Medic演算法”,来替大众把关。

什麽是 Medic 医疗/健康财产演算法?

事实上,「Medic」并不是此演算法的官方正式名称,而是 SEO 界为它起的昵称。Google 时常规模性地更新其演算法、但并不一定会明确指出更新的内容或特定针对的领域;而 Medic 之所以会被 SEO 界如此取名,是因为该次更新後,搜寻结果排名受影响的网站大多是与使用者的「自身财产」和「生命安全」相关的网站,像是饮食、营养、医疗等主题网站。

例如,知名 SEO 顾问 Marie Haynes 在其分析文章中指出,减肥及营养类型的网站流量在演算法更新後(红线处),面临不小幅度的下降。

Image Source:Marie Haynes

有数据研究显示,健康医疗相关网站被该次更新波及的比例高达 42%;而且如果将销售医疗保健食品的电商也纳入的话,比例甚至可达到 …

吴庭安的「创旧」循环革命:没有旧的基础,创新只是空谈

作为春池玻璃第二代的吴庭安,在英国剑桥念书时打开对艺术文化的感受,回国後於台积电累积企业管理的视野,逐渐对春池玻璃的新样貌有了想像,并一步步予以实践,从「W春池计画」到去年开幕的春室实体店,他透过玻璃产业倡议永续经济的可能性。

VERSE与Lexus联名出品的podcast节目《MY WAY》,第三期主题「设计的力量」,由吴庭安以「创旧」的循环经济革命为题,与《VERSE》社长暨总编辑张铁志进行一场深度对谈——谈他如何从个人经验出发改变玻璃产业,以及如何让逐渐消失的老工艺拥有全新价值。

从个人到企业

张铁志(以下简称铁):可不可以先简单介绍一下春池玻璃这家公司?

吴庭安(以下简称吴):春池玻璃其实是一间满特殊的公司,最初是从回收玻璃开始做起。大家可以想像以前「酒矸倘卖无」那个时代,捡玻璃去回收,把它破碎後卖给玻璃场换钱,其实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春池玻璃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做循环经济非常满辛苦,从回收玻璃开始利润就很低,因此我们就要想办法创造新的价值,比如由设计端或供应端着手,创造出更新的价值,整个过程是满有趣的一个路径。

铁:你之前在英国剑桥念书,那时候想过要回家接公司吗?

吴:其实我没有特别想,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工厂捡玻璃,小学三年级左右,我就觉得这是家业,但没有很直觉的连结这是未来的工作。去工厂打工赚取微薄的薪水,那个过程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但一开始并没有设定要回到春池。

我後来去英国剑桥读书启发非常多事情,因为我在台南成大读的是工程,当时学校的文化氛围、环境影响我满多,但到了剑桥有种脑洞大开的感觉,英国历史悠久,剑桥又是有800年历史的学校,某种程度上会很shock的体会是,文化积累不是没有道理,变成完美的需要时间沉淀、不是一蹴可及。

那时候就渐渐对文化、艺术还有设计有不同的感觉,过去我们讲文化、艺术好像都要特别追求,但是在某些文化比较深入的国家,它已经融合在生活里,後来回到台湾会做关於设计和文化的事情,在英国那段影响我非常大。

铁:你之前在台积电曾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段经历对你有什麽影响?

吴:在台积电的过程对我来讲是很大的影响,因为台积电是跟世界竞争的企业,它的策略、制程、技术,它在想的事情都是五年、十年之後,因为它那个当下可能已经占住了立基点。

现在我已经离开台积电近十年,它屹立不摇是有原因的,就像孙子兵法的「多算胜」,很多东西都在它的规画当中,有计算、处理过後,就会有比较好的解决方式,你也比较不会慌,我觉得台积电让我学习到非常多企业管理相关知识。

铁:是什麽样的契机让你决定回到春池玻璃?

吴:我觉得这还是牵涉到文化,我们每个人生阶段都有它的价值,不管是在学习、在台积电,或是英国剑桥,其实都会有新的啓发,但是最後人好像会回归,去找自己的根。亲情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根。

我记得有一天回老家跟爸妈吃饭,就只有我们三个人,那时候我在台积电工作,一回家就看到那时父亲劳累的样子,那时候他约65岁左右,当下让我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因为我的印象中,他还是三、四十岁壮年时的模样,但等到我再回去看就发现,他在这个年纪独自支撑很辛苦,那时我就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来帮忙他。

说实话,我在台积电我学习到非常多也很快乐,一直有在成长,但是後来仔细想想,台积电可以没有我,但是我父亲的企业没有我的帮忙,他会很辛苦,所以最後回到春池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亲情这部分,想要去帮忙你的「根」。

春池玻璃的产业创旧

铁:你一开始重回春池是带着什麽样的一个新的vision进去?

吴:我那时候在台积电是做营运资源规划,回到春池以後,我觉得有带一点这种心态,就是说能不能不要只看3年、5年,再看远一点,用更永续的方式去经营企业。以前我还没有用材料知识或企业管理知识去协助春池,但回来後我发现,春池在做的回收对社会非常有价值,如果没做好可能就会有成千成万的回收玻璃无人可以处理,每天处理回收玻璃让我觉得每天上班都在创造社会价值。

铁:这几年你强调循环经济的概念,把它跟永续的趋势结合,你一开始就有意识到才用这样的理念去推动吗?可不可以谈谈这个思考上的转变?

吴:我几年前得总统创新奖,他们在定义「创新」到底是什麽,我就提了一个叫「创旧」,非常多创新的基础就是要建立在旧的东西之上,才有机会创新,因为如果没有旧的基础,你的创新可能只是空谈。

回到春池後,我看事情的视角慢慢变得不同,幸运的是我父亲以前就叫我去工厂捡玻璃,小时候没什麽感觉,就觉得是打工,不过真的满辛苦,譬如捡到羊奶瓶,里面羊奶没喝完,在太阳酷晒下那臭味很难想像,但你知道它是工作,就是要一步一步去做。

从台积电回到春池後,我发现其实春池做的事是有价值的,可以用後续的创新去创造新的可能性、新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一定是钱,我觉得价值要分很多层面,有一些是社会价值,有一些是环境价值,我们做的创新是基於环境、基於社会、基於经济去努力,後来就做了一些新的可能性,创造春池的新样貌,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地方。

铁:转变的过程中,跟父亲会有一些理念不合吗?

吴:我在台积电工作时,因为刚从英国回来,觉得自己想法很多或更有创意的解法,但後来台积电教会我一件事情——在一个体系里要先照着它的方向走。

像是那时候在做一个project,觉得有更新的方式去做,但大主管说朝他所说的方向做,我的第一线主管就跟我说:「你要想,我们在同一家公司,我们在一条船上,那条船有一个船长,我们都是下面的船员,我们有我们的判断、有我们的专业,我们可以给船长建议,但是最後航行的方向请给船长决定。」因为船长如果决定错误或触礁,负责人是他,他是最後扛责任的人。

我回到春池的时候就带着这个信念,我父亲是春池玻璃的创办人,他扛着很重要的责任,我们可以帮他分担、帮他走到对的方向,但只要出错,承担责任的还是他。等到你有承担责任,就可以做越来越大的决定,就像我现在可能可以做很大的决定,但也经过十年的累积。

春池玻璃副总经理一手推动W春池计画与春室空间。

从W春池计画到春室

铁:那我们来谈谈这几年你做的具体计画,像是W春池计画,为什麽用这个名字?

吴:W春池计画是2015年推出的一个计画,它的灵感来自於我那时候跟忠泰文教基金会有个合作,推出Home2025的计划,把建筑师、设计师跟企业配对,合作过程中发现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可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那件事给我蛮大的体悟是,学工程的人的优势是我们很紮实,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但如果从设计或艺术的角度来看,他可能从一粒沙看到一个宇宙。那时候推出W春池计划,是设想我跟设计师看的东西不一样,那能不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谓的循环经济。

所以其实春池玻璃的「春池」有没有那麽重要?其实没有,因为春池就是一间公司在做玻璃回收、循环经济,但是在讲永续或循环经济概念时,不管从任何角度去看都非常重要,所以反过来来说,我在做这个计画时就发现春池好像不是很重要,但它是我父亲的名字,所以我用W春池,是没有春池的意思,W可以是「without」或者「无」。

春池这个名字不重要,但是我们做的事情重要,所以我们把自己变成可以跟不同的设计、策展、艺术合作,一起开创出新的可能性。某种程度上,W春池计画不一定会显现出这是W春池计画的作品,但它一定有着循环经济或延续的概念。

铁:W春池计画很强调老师傅,在计划中老师傅的工艺代表什麽样的角色?

吴:应该说,新师傅其实满多的,我们有一个新空间叫春室,这个空间都是年轻的师傅用老的工艺做新的事情。

但老工艺这件事情我为什麽会推崇?原因是它就是累积的过程所创造出来的,像有些人喜欢看纸本书,可能现在社会需要电子书比较方便,但是纸本书不能让它消失,因为它可能是一个我们需要去碰触到的东西,对我而言,老师傅的工艺有点像这个味道。

玻璃工艺是从日据时代就留下来的,我们在极盛时期可能外销出口占全世界的7、8成,那个荣景在过去是看得到的,但是後来慢慢地产业外移後就消失,所以我就在想,这些东西的消失我能不能再多创造一些新的价值?包含人的价值、环境的价值或社会的价值,我希望把它保留下来,所以就需要新的设计者还有创新的概念进来,比如像玻璃吸管。…

心得|两个月从0到1的程式自学之路,转职人生从程式开始-马克熊

从2018.11写到今天2019.01,也算是学习程式两个多月了。这边我想纪录两个月来的一些心得,跟大家分享。

分享一句话:「学程式不要急,要慢慢的,然後,走得很远很远。」

其实本身对写程式有点兴趣,然後又是从比较好入门的前端开始,因为知道程式的范围太广了,当初就有稍微做功课,希望挑选自己比较能接受的领域切入。所以刚开始从html的概念,再到css可以修改自己喜欢的外观,一切都觉得挺好玩的。不过这种好玩不是那种打电动、出门旅游的好玩,是那种可以自己打造东西的成就感。就像是玩音乐,自己可以做出一首歌、或是自己可以拍一部影片,那种自己完成的爽感。不知道为什麽,我一直对这种爽感特别有偏好,稍微分析,这种爽感,成就感的成份应该占五成,好玩的成分占一两成(可能打code其实很好玩?最好哈哈),剩下的三四成,也许是扎实感吧,那种把技术掌握到自己身上,又多学会什麽的爽感。

其实学习的过程中,不免有点乏味,看着老师的教学影片,然後自己学老师实做一遍。明明就跟老师打得差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麽画面就是不一样。当bug一直找不出来的时候,还真的很气馁。後来反倒因为要找出bug,我觉得我的耐性变好了。之後学到javascript,因为实际的应用,所以老师大部分的课程都放在jquery,就在这些jjj开头的东西都还没搞懂时,就开始学指令。

一开始还真是脑筋一坨糨糊。什麽DOM,什麽traversing,完全不懂。还以为就存粹跟css一样,就是设定padding、color,的不同版本而已。到後来渐渐看老师写到简单的作品,像是todo-list,我才慢慢搞懂这些是怎麽一回事。

学到後面run到bootstrap3,算是我最开心的。当时看完bootstrap的介绍,只觉得,有这麽好的东西怎麽不早点拿出来呢?

原本以为我已经过了一些关,後来进到後端,才郑重的发现:「原来前端那麽幸福啊!」。前端可以比较直观地去思考怎麽使用、点击,怎样子好看,怎样子使用者觉得酷炫又方便。然而後端,因为老师是从php、Mysql教起,除了语言相对陌生外,後端整体的思考逻辑,又完全不一样了。

後端要思考的是:我资料库这边需要什麽资料?要叫前端给我什麽资料?我要怎麽样吐给他正确的资料?这些资料又要怎麽样整理,格式、内容,才会是前端想要的?

然後再搭配上Mysql的语法,CRUD把资料做各种捞取、读取、更新、删除的动作。

当初因为觉得对於後端什麽都不懂,所以欣喜若狂地把教学影片都看完,想要赶快搞懂赶快来玩後端。後来反而弄的基础语法都不熟。在实作时,除了指令,还要搭配後端的思考,全都不熟的我,真的是超级心灰意冷,觉得:「天啊程式怎麽这麽难啊?」

於是,我真的都搞不懂的情况,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IDE上,抄老师的写法,虽然没练到思考,但至少也打过这些指令。抄着抄着,一次两次,好像渐渐懂了些什麽。最後面总算在写了CRUD四份API後端php档案後,大致懂了些什麽。

於是从原本的心灰意冷,变成回到一般等级的心情-不好也不坏。开始继续第二个作品的练习->calendar。

终於在calendar的练习中,一切就比较顺了。也在自己练习的情况下,成功写好了两份API,还真的动了起来。最後面,因为练习得够多,终於搞懂中间一些疑惑,也对php、javascript的基础有更好一点的认识。

目前学到今天,我的心情是,「充满感谢」。

很开心自己学到今天,打开IDE还是觉得挺有趣的,事实上今天才特别去载了VS code来玩。中间一直很怕自己学到哪里整个卡住,而无法继续下去。

虽然现在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浅,就是会基本的前後端技能。可以做一些还行的画面的作品,搭配一点後端的支援这样。

在这段时间中,我发现,coding很有趣,我说的有趣是它会让你的生活充满着高低起伏:

今天你可能把前端开心的刻完了,但明天要写js档时一个没写好网页全部不见。
後天你写了个API来存取资料,又开心的成功了,结果大後天,不知道怎麽就是整个画面都不见,最後只是因为sql的指令最後少了一个分号”;”。

每天都有难以预期的bug,每天都不知道写完的程式码会不会成功执行,但是,每天我们都期待自己想要实现的画面、功能能够顺利的跑出来,然後奢求在「重新整理键」按下後的0.3秒,可以看到一个舒服的画面,好让我们能够顺利地去吃今天的第一餐。

不管是程式本身知识的变化万千、引人入胜,又或是在学习、产出他的过程中的潮起潮落、欣喜若狂、痛彻心扉,我想,正是他的变化多端,难以捉摸,让我们,一天又一天,仍然愿意开启IDE跟他奋战。…

周奕成的当代文化运动:政治与文化都与人生息息相关

百年前,一群知识份子,透过新文化运动影响政治;百年後,也有一位知识份子组政党、办书店、试图重现大稻埕1920年代的荣景。他是一个曾被留级、退学的知识青年,但他的每个人生阶段,都与这块土地的民主进程息息相关。即便後来离开政坛,仍以文化行动投入公共领域——他是周奕成,他如今以大稻埕作为基地,进行一场属於当代的「文化运动」。

⓵学生时期的你,觉得自己什麽最厉害?

周奕成(以下简称周):学生运动时代,我是跨校组织家也是理论家和宣传家。後来加入反对党,我也是做青年人才培育、政治论述及宣传工作。在这些方面可能是顶尖吧。但早不做了,现在也都不会了。

⓶为什麽第三社会党,不叫做第三势力党?

周:我分析台湾战後政治,提出「第三社会论」。先有第三社会,才有第三政党。势力是短暂的,政党要有自己的社会基础才能长久。「第三社会论」可分析和引导新政党运动。

⓷为何对1920年代特别着迷呢?

周:1920年代是人类创造力爆发的年代,但也是大萧条之前的繁荣、大独裁之前的自由、大战争之前的和平,对2020年代的人类是很大警惕。对我而言,最大的意义是创造力—创造力是人对世界剧变的回应。

⓸「街区公司」的概念是什麽?

周:「街区经济」是我提倡的地方创生模式。「街区公司」则是「街区经济」的主力推动者。「街区公司」为街区引进新的创业团队及创生人才,促进地方的商业转型及就业机会。

⓹世代群未来的目标是什麽?

周:「世代群」本身已经自己创立或共同创立近50家小企业。从旁协助创业的也有大约50家。未来最重要的是建构「世代人」这个价值社群,以及推动「大学埕」的学习产业。

🔻 PHASE ①  叛逆年少学运路

1967年,生於台北市

1990年,野百合学运广场学生代表

1997年,政大新闻所退学

🔻 PHASE ②  从地方深入中央

1999年,民进党文宣部及青年部主任

2001年,总统府谘议,总统文稿小组撰稿人

2003年,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史隆管理学院

2004年,撰文批判陈水扁「和平公投」

🔻 PHASE ③  从政治跨足文化

2007年,筹组「第三社会党」,推动修宪

2008年,离开政坛,决心以辅助创业为第二人生

2008年,成立「世代文化创业群」,立足大稻埕

🔻 PHASE ④  文化商业共存共荣

2011年,创立第一栋文化创业街屋「小艺埕」

2012年,举办「大稻埕 1920s

拆解王力宏第一篇回应写作策略:这六点写输前妻李靓蕾

Image Source:facebook/王力宏 Wang Leehom

文/洪雪珍

哈佛大学教授说,写作是21世纪最重要的竞争力之一。为什麽?因为社群平台!当人们不想或不能双向沟通时,只能藉诸fb、微博来放话或喊话。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任何一方是赢家,而孩子是最大的输家。可是短期来看,会写就是占上风,赢得舆论,而且形塑事实﹔不会写就是落下风,失去民意,即使是事实也没人信。

昨天我拆解李靓蕾的第一篇文章,提出为什麽大家几乎忽略四大公投对我们的影响,全部关注点都放在李靓蕾用近5千字毁掉王力宏,这种核爆式的毁灭力量再度证实「写作是最强大的武器」。而社会大众千盼万盼王力宏怎麽说,终於昨晚11点王力宏写出第一篇回应。相较之下,就写作力来看,王力宏的确弱!

Image Source:facebook/王力宏 Wang Leehom

他写了近1千5百字,而且表示待续,他将一一回应李靓蕾对他不实的控诉,看来精彩可期,未来这一周大家每天都有瓜可吃,不会无聊的。平常我是不鼓励学生写连续剧般的文章,但是王力宏这次采取连续剧的发文方式倒是正确的策略,他不要一次爆雷,而是看李靓蕾每次的回应再做打算,因为—

1. 引蛇出洞策略:

婚姻中,没有人是完美的,都有不可向外人道也的黑历史,王力宏不知道靓蕾会说到什麽程度,他不能再失分,必须步步谨慎、见招拆招,这是引蛇出洞策略。

2. 以退为进策略:

每次回应一点,金牛座王力宏的笔虽不似牡羊座的李靓蕾锋利,却会逐渐拉笼回来一些人,他们向来看不惯女性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这是以退为进策略。

我教写作,主要是教写作策略,策略赢了,写作就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惜王力宏这个写作路数只证明公关策略对了,写作策略却有待加强。在写作上,这篇文章误踩6个雷区:

◆雷区1:高度太低

首先,在起手式上,他就输给李靓蕾。李靓蕾抬高了自己,说的是普世女人的故事,王力宏降低了自己,说的是他自己的事。诉求不同,给人观感不同。李靓蕾看似无私,是来分享经验,避免大家重蹈覆辙。王力宏却是在为自己辩驳,更不用说他的论点已经背离社会大众对这件事的认知与解读。

◆雷区2:缺少举证

王力宏知道大家最好奇的是王力宏到底有多麽不忠,所以他在开场白之後马上说:「我要把第一个重点说的清清楚楚: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没有对我们的婚姻不忠。」这个宣示很好,问题是必须举证,光说是没用的。可是接下来没有任何举证,这句话等於白说,让粉丝很气馁,想要站在他这一边都无力。

◆雷区3:不具观点

这篇文章唯一可以说的观点是为了孩子,请李靓蕾高抬贵手,因为网路世界凡是走过必留下痕迹。王力宏说的是事实,也很有远见,已经预见3个孩子将来要面对的难题,老实说,这一点也让我心疼。可是社会大众的解读恐怕是不一样,他们会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以及「错在你,孩子何辜」。

相反地,再回头看李靓蕾的第一篇发文,会发现可圈可点的地方太多,既有惊爆卖点,也有符合政治正确的女性观点,提出看似贴近时代女性的主张,很能引起共鸣,对广大女性产生无边无际的感召力。王力宏却没有提出任何观点,通篇只是回应,看不到主张,做出强而有力的论述,这是他弱掉的地方。

Image Source:facebook/王力宏 Wang Leehom

◆雷区4:远离民意

王力宏第一篇回应,倒是提供了一个卖点,他给了多少钱。问题是一般人会认为,「你有30亿,给妻子与3个孩子生活6.6亿,有什麽好说嘴的?」更不用说李靓蕾说台北的住家,她与3个孩子共同生活的房子,被王力宏拒绝让予,而是借住18年,这个反击把6.6亿完全抹煞,因为大家想的是「到时候李靓蕾53岁,是要住哪里?」

也就是说王力宏只注意到自己给了多少,却忽略到社会大众心里也有一个算盘,他们看的不是给多少,而是不对等、不公平,这是王力宏忽略的视角。

◆雷区5:站不住脚

至於被挟孕逼婚,两方说的都有可能,只不过一般人都只会选择有利於自己的部分来说,这就是为什麽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原因,每桩婚姻都是罗生门,永远是一张拼凑不完全的拼。但是社会大众想的又和王力宏不同,「当时你都37岁,会不知道内射会怀孕吗?」以及「人家女生都怀孕了,能不娶吗?」这是道德问题!怎麽辩驳都难以站得住脚。说被逼婚,只会显示不负责任。

◆雷区6:收尾无力

昨天李靓蕾掦言要王力宏下午3点道歉,否则提告毁谤,我个人认为王力宏不会依令行事,因为无济於事,还可能坏事,果然!可是他在稍晚11点发文回应,跟所有道歉,包括社会大众、自己的父母,以及被波及的朋友们,就是没跟李靓蕾道歉,却说了一句话:

「李靓蕾,我很遗憾我没有达到你心里作为一个合格老公的标准。」

唉,如果李靓蕾说的属实,全天下没有女人认为这是合格老公的标准,所以我说王力宏从头到尾就没有看明白社会大众是怎麽想这件事的。一个公众人物的发文,虽然看似针对前妻隔空喊话,其实王力宏心里清楚,所有华人都在看,看你王力宏怎麽洗白自己。但是可惜了,第一篇你输在写作,诚如你说:

「最後,我的文笔表达没有靓蕾好,但如我前面所提,我会再一一回应她所写的5000字长篇不实指控信。 …

台湾大宣布合并台湾之星!用户数976万直逼中华电信

Image Source:台湾大哥大、facebook/台湾之星

文/洪偲瑀

台湾大哥大电信今(30)日晚间宣布,通过吸收台湾之星电信案,将透过发行新股方式与之合并,合并後整体集团用户规模将超越亚太、远传电信的912万户,来到976万,仅次中华电信的1065万户,坐上台湾第二大电信集团位置。

Image Source:googlemaps

台湾大哥大说明,预计将增资发行2.82亿股,以台湾之星每股交换台湾大0.04508股,以台湾大今天收盘100元计算,交易金额约为282亿元。

台湾大执行副总暨财务长俞若奚表示,盼望主管机关能尽快同意此交易案,以便双方尽速整合、发挥营运综效。

不只是租屋:「Alife生活提案」为日常选配增添现代风味

继Plan b 第二计划之後,游适任将今年启动的Alife比拟为一场线下的智慧型手机实验,住客享有的租屋服务可以像在app store一样选配需要的功能。

「大台北地区19至39岁的人口有187万,全台湾的租屋比约25%,政府公布的平均租金是9000至16000元,一年算下来,整座城市就花费了500至800亿元,租屋市场是这麽大的。」而细数着这一连串数字的游适任(Justin Yu)和他带领的Alife团队,正试图在这片偌大的租屋市场中,开辟出不一样的可能。

首座据点Alife FL座落在台北士林区福林路,拥有从单间雅房到一房一厅等六种房型的选择,於今年(2021)7月开张後,入住率已达九成满。而第二座据点Alife WCH甫於11月敞开大门,纯住宅空间外再大幅增加了开放长/短期租赁的co-working space及商业空间,以住商混合之姿在台北车站商圈附近的武昌街现身。

租的不是空间,是生活

Alife是以永续发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为核心诉求的顾问企划公司「Plan b 第二计划」在耕耘了B2B(企业对企业)的营运模式数年後,将目光直接转向使用者的全新项目,透过提供多型态的住办空间,以及一系列涵纳在租金中的生活服务与资源,让人们在租下有形空间及家俱的同时,更是租下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

游适任常做的一个比喻,是把Alife看成一场线下的智慧型手机实验——提供租赁的住家、商业和办公空间是机体,家居配备是没有联网也能使用的内建功能,而最有价值的,则是各项时时更新、供住户会员和生活会员(无租赁空间,仅参与生活提案)体验,有如外挂app般的活动与产品——Alife的提供「外挂」服务的形式正如手机的「app store」,使住户/会员透过活动体验与外界产生各式连结。

https://www.facebook.com/alife.commonliving/posts/284445980389592

截止目前,Alife已在Alife FL一楼举办与GQ合作的「好A城市野营补给站」、找来36位时尚潮流业内人士化身摊主的二手市集「可能不只二手便利店」、与500辑合作快闪店「500案内所」,此外还邀请CAFÉ ACME进驻且住户每个平日凭房卡便皆可兑换一杯咖啡,还有和「猫下去敦北俱乐部」联手企划快闪唱片行Alife ✕ 猫下去|A Record 唱片行⋯⋯。

在短短几个月内,团队把认为好玩的、住户需要且会喜欢的事一件件「搬」到「自家楼下」,编织出一个会员优先体验的专属生活圈。

延伸阅读|从Plan b到Alife:持续推动城市规画与生活解决方案

当代居住提案是回应一群人的需求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过生活的方式。现在这个时代,全球人口不再激增,已开发国家的年轻人价值观有改变,不一定急着结婚或要马上有小孩,他们会开始旅行、开始花很多钱在生活上,开始做选择。」

在游适任看来,Alife尝试建构的生活产业链并非创新,只是为了回应当下时代人们多样的需求。团队致力的目标也不离Plan b「提供解决方案」的本业,如今Alife对应的服务方针,是为人们打造理想的生活样貌——在「食衣住行育乐」中,能将其他五项都囊括至其下发生的「住」,理所当然成了Alife开发的核心。

如同往昔将人们凝聚在中国城或眷村聚落的线索是「血缘」,游适任认为共处同一年龄层区间(Alife选择聚焦在19至39岁的TA)、享有相同喜好、承载共同价值观的人们及其对应的生活需求,是在当今这个「小众当道」的时代,不动产产业需回应的重点。

在北车商圈附近的Alife WCH住所,空间较小但格调典雅。

Alife WCH提供住商混合空间服务,商办内装保留工业质感。

Alife以空间为载体,并以提供各项生活服务为主轴,是住户/会员连结现代城市生活的窗口,这也呼应游适任常说的话「不动产产业也应该是内容产业」。

接下来,Alife还预计在自己的生态系统中加入清洁子公司、转投资瑜伽教室。有六个据点的大露营地计划及配套的身心灵课程也在筹备中,让会员们的生活内容不仅局限在大楼内,更会一路延展至城市中乃至郊区。

「让像我一样——不想背装备野营、下雨天还要收帐篷,想舒适地露营却又负担不起昂贵露营车的都市人,可以透过这个计画让体验得以实践。」游适任笑说,「这样的需求就算小众,也可以在小众中确实发酵。」…